强权政治的高压电网内

……

勃穴多湿:

啊……突然好难过哦。


点进一篇很久没有注意过的文里,评论下看到很眼熟的一个文手太太的ID。


她写的文评还留着个标题在那里,用的词用的符号都是熟悉的味道。


但那是很久之前写的东西了啊。


而且连作者名字下面写着三个字“已注销”。


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,记忆里还保留着她一点点更文时努力的碎片。


如今我点她的个人主页,早已什么都刷新不出来了。


灰灰一片的页面和空白的头像。


我还记得她的头像用了好多年,是一个喜欢她写的文的粉丝给她画的,画的是她笔下的人物。


她居然舍得换掉了。


哇真的好难过哦,当年的我也不会画画,文评都少有,我也不知道怎么支持她,甚至都不爱追她的更新,从前也没怎么和她有过交流。


她就在自己写自己的,像春天里的野草,虽然不野蛮,但却兀自生长着。


我是头挑三拣四的畜牲,东边草地吃一口西边草地吃一口,一点也不感激,毕竟草多得是。


然后她走了,像打定了主意再不发芽的草籽。


这片草地空了一块,我也没在意,毕竟放眼望去,绿意盈框,饿不死的,哪里都是草。


但,我还有多少草地呢?


我不知道。


她在最后一篇文下面跟我们道歉,


说抱歉自己让这篇文烂尾了,但虽然烂尾,但她也尽量让结局完美了。


“我可能,很久很久都不会再写文了。”


她说。

热度 ( 45 )
  1. 红毛丹桃缘溪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所以我才一直坚持着看文留评啊,真的一个人单机的感觉不好受。
  2. 春山泠勃穴多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……
  3. 桃缘溪行勃穴多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既真实又无奈……虽然还没碰上喜欢的太太退坑,但作为创作者也能体会到那种戏剧落幕之后无人鼓掌的寂寥和无...

© 春山泠 | Powered by LOFTER